<strike id="g6uf1"><bdo id="g6uf1"></bdo></strike>
  • <th id="g6uf1"><big id="g6uf1"></big></th>
    <var id="g6uf1"></var>

    <th id="g6uf1"></th>

    <button id="g6uf1"></button>

    北汽新能源原誠寅:北汽新能源關于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理解和思考
    發布時間:2018-05-22 17:42:00
    關鍵詞:CIBF2018

    2.jpg

    圖為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原誠寅發表主題演講


    5月22日,“2018第一屆新能源汽車及動力電池(CIBF深圳)國際交流會”在深圳會展中心舉行。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原誠寅在“新能源汽車專場——識·新政策下車電攜手的變革之路”主題論壇上發表演講。以下是演講內容:

    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原誠寅

      非常高興能參加CIBF動力電池交流會,今天我主要講一下北汽新能源關于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思考和探索。

      首先,我向大家報告一下整車廠對于未來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發展的趨勢。

      現在世界各地都強調將新能源列入發展戰略,歐美國家總是比我們走得更快一些,宣布2025年、2030年禁售傳統柴油車,未來我們在北京也將全面停止生產傳統燃油車。

      圍繞新能源汽車國家戰略,我國要從汽車大國、傳統的銷量大國成長為汽車強國,圍繞新能源技術能力的提升、產品的提升,包括關鍵零部件到研發、推廣應用,目標就是提升中國汽車產業的競爭力,這也是我們面臨的挑戰。補貼退坡會從下游擠占上游的空間,這一點會涉及成本、產能、技術。

      今年開始,市場面臨補貼退坡、雙積分導入、準入政策從嚴等情況,這些將促使企業調整新能源與傳統燃油車的產品結構?,F在傳統車面臨一些挑戰,行業油耗規劃目標壓力非常大,2019-2020年全部面臨積分不夠的問題。未來新能源汽車的規模會上去,有的人提200萬輛,有的更激進,對所有從業者而言,未來幾年是大好的黃金階段。

      政策環境帶來的沖擊越來越大,發力范圍就是新能源專用車、商用車,最后到乘用車,這意味著其實所有整車企業都會面臨外資產品進入的直接挑戰。2018-2019年,大眾、奔馳、寶馬、福特等其他很多企業出了新能源產品計劃,所有服務品牌也同樣做了產品規格,這是整個行業大浪淘沙的機會。

      現在基本上造車企業是三大類:一是傳統的整車企業、早期快速進入新能源市場的,比如說比亞迪、吉利、北汽;二是國際優質的領軍企業,像特斯拉、寶馬、奔馳、豐田,他們都會對新能源市場產生比較大的沖擊;第三,未來新能源汽車的定義不再是簡單的新能源,我希望叫它新能源智能汽車,這一定是全新的駕車方式和智能體系,包括和新能源完美的結合。

      汽車行業也會產生巨大的變化。在傳統的整車企業,我們是以賣產品為主,所有的盈利模式圍繞怎么把車賣掉?,F在很多領軍企業改變了大家的業務模式,包括寶馬、奔馳提出的相關計劃,豐田宣布成為下一代出行服務商。

      2020年,中國有4.5億人擁有駕照,看一下未來的技術趨勢,北汽提出的是三化,即電動化、智能化和生產化。電動化就是下一個階段,2020年前,隨著儲能技術的提升,新能源車的關鍵核心技術和傳統的燃油車產生競爭,新能源車可以在技術上取代燃油車。到2025年大量的智能駕駛和智能座艙會導入到產品中,我們實現深度人機交互和人機學習?,F在很多車的硬件結構只考慮到智能硬件,包括攝像頭的大量導入。我們判斷2025年車是重新定義的概念。隨著出行網絡、能源網絡、數據網絡的三網融合,城市規劃和基礎設施的結合,傳感器在全城市的布置,整個產業會產生顛覆性的變化,未來說的智慧交通、智慧城市按,大數據、智慧出行都會形成完整的整體。

      2020年前,技術路線還是純電動為主;2020年以后,混合動力車輛一定有它的市場空間,它們也能提供適合客戶需求的解決方案。

      技術趨勢方面,現在所有的車企都圍繞著娛樂、導航在做工作,馬上會進入到智能駕駛、車聯網、物聯網時代,汽車將不再只是一個交通工具,也將成為人們重要的生活、購物、娛樂、休閑、移動辦公的場所,成為移動互聯的最重要的入口之一。以后所有的車更多強調平臺化的產品,或是內飾的個性化定制。

      我也關注續時里程,但我們更多關注的是一個車的綜合使用里程,包括一次性充電的里程、快充和能接受環境的影響。整體來說,對于一般的個人用戶,大量車300公里的行駛歷程還是可以滿足的,滴滴、出租車,更多的專車、出租車的要求400-500公里。另外是電池安全,未來像加油一樣使用車輛,換電將會成為解決臨時極速補電的需求,還有購車成本的挑戰,一塊是前期的一次性購買成本,還有一塊更關鍵的是對于車輛電池參與壽命不夠穩定,現在運行來看,電動車運營成本的優勢非常明顯,可以做到一公里9毛,運營上新能源汽車還是有發展潛力的。

      高安全性是我們排在第一位,如果提供不了安全的解決方案,再好也不敢用你。另外就是提升電池容量,降低成本。降本方面,業內對電池包的目標價格有明確的希望,2022年做到100美金/kwh,不管國內還是國外的新能源整車都有這方面的需求。

      車企角度怎么和電池企業合作?我們的答案是模式可以是多樣的,如果一定要找到幾個關鍵詞,就是開放、合作、共贏。車企合作模式是比較多的,一種是比亞迪的垂直整合,但是王傳福也做了調整,將北京的第二大事業進行獨立的拆分、獨立的發展業務。電池包是整車的核心零部件,這個零部件開發一定和整車一起進行,大量的合作開發、數據交互都是希望整車廠介入,乘用車企業,有一定技術含量的乘用車企業,模組和電芯還會依托外購,整車企業會參與電芯產業的建設。未來一定是合作共贏,我們判斷電池技術上會有更多開放的機會與大家進行合作,特別是打造共性平臺技術。

      第二,北汽新能源的思考和探索。

      北汽現在提出了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力爭實現“三年打基礎、三年上水平、三年上規?!?,以及“大中小、高中低、二三四”的全面布局。

      2017年北汽新能源車的平均銷量破10萬輛,超過特斯拉,如果加上SUV,比亞迪是世界第一,這是中國車企的驕傲,過去中國車企沒有在世界上進入前三的機會,這是非常大的利好消息。

      我們圍繞發展目標非常明確,希望持續保持市場份額求第三的定位。我們做了四個系列,主要是基于傳統燃油車做電動化改造的過程。

      我們在做品牌推廣的時候做了一個嘗試,開始嘗試做出行服務,嘗試做分時雇主,現在很多人在做自己的出行平臺。

      在出行服務方面,有幾塊業務還是有收獲的。除了傳統的充電業務以外,換電運營在起步階段不是很樂觀,換電需要有大量的備用電池,出租車的換電,大概是1:2的電池配比,他的充電工況是非常穩定、非??煽康?。圍繞換電,所有電池掌握在你手里,可以創造更多的機會。它的投放面積比較小,適合加油站進行改造和應用,未來可能和國內加油企業合作。

      現在介紹一下我們集中力量干的一件事,也是花比較大精力做的一件事,就是按照國家打造國家專業創新能力、自主創新能力,建了國家級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我們整合大量的資源,全面打造新能源汽車共性和前沿關鍵技術的集成創新平臺,現在已經在點、線、網分階段實施目標,也是在創新中心中實施的。創新中心是在3月1號正式揭牌的,聚焦的領域和儲能非常相關的是燃料電池、輕量化,可以解決整個行業的共性需求,也是未來幾年行業可以關注的創新中心。

      這是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到創新中心的合作伙伴,這個伙伴數目還在持續增加中,我們認為未來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的企業競爭力不僅單單靠自己,而是要靠全產業,包括銷售資源、服務資源。對于整個行業,我們認為一定是環保公益,代表未來出行方式,核心是來自科技創新。

      (根據嘉賓發言整理,未經嘉賓審閱)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