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g6uf1"><bdo id="g6uf1"></bdo></strike>
  • <th id="g6uf1"><big id="g6uf1"></big></th>
    <var id="g6uf1"></var>

    <th id="g6uf1"></th>

    <button id="g6uf1"></button>

    中茂電子亮相CIBF2018 邁向電力電子量測技術智能自動化
    發布時間:2018-05-22 21:15:00

    448484.jpg

    圖為中茂電子(深圳)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廖志信接受電池中國網專訪


      2018年5月22日-24日,CIBF2018在深圳拉開帷幕。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電池行業展會,本屆展會吸引了上千家材料、電池、設備以及相關行業企業參展,并將在為期3天的時間里,向全球展示出電池行業這一新能源行業的新活力。電池中國網作為此次展會主辦方指定的唯一官方媒體中心,在展會現場搭設采訪間,組織多位資深編輯對本屆展會盛況進行全方位、多角度深入采訪、集中同步報道。


      展會期間,中茂電子(深圳)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廖志信在展會新聞中心接受了電池中國網的獨家專訪,就企業參展情況、行業熱點問題等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以下為專訪實錄:


      記者:請您先介紹一下您企業的主營業務。


      廖志信:Chroma這個品牌來自臺灣,我們是1984年成立的,到目前為止已經35個年頭了,也是臺灣第一家儀器上市公司,我們公司主要的核心競爭力是在電力電子量測技術,歷經這三十年我們開始發展智能制造還有自動化,所以我們現在是結合我們公司的整個競爭力,結合測試、智能制造還有自動化,軟硬的實力我們都是具備的。跟現在整個新能源車比較相關的契機因為我們在電源上的測試,我們很多測試設備是世界第一,比如電子負載、自動測試系統,很多公司都使用,像IBM、HP、貝爾、蘋果都有用我們的測試系統,我們在十年前就開始跨入新能源汽車的檢測領域,原因是我們在2007年的時候曾經幫特斯拉代工,特斯拉第一臺電動跑車里面的關鍵零部件是我們公司幫它代工,為什么特斯拉會找我們?因為它認為制造的水準要非常高,所以它也不去找一般的OEM或者ODM,它認為我們做儀器的公司是比較夠水準來生產它的產品,所以這是我們跟特斯拉結緣的開始,2007年我們就開始投入這個市場,所以我們現在在國內的整個推廣所有的車企目前比較知名的車企幾乎都用了我們公司的測試系統,在測試這個動力的轉換還有電池的充放電設備,所以我們提供了方案不止是電池的充放電設備,我們還包含整個電動車內部的動力轉換裝置的測試,所以像北汽、上汽、廣汽、長安汽車、比亞迪都用了很多我們的產品,所以這是簡單的我們公司的介紹。


      有關我們公司的一個性質,我們本身在臺灣總共有1700人,我們研發人員高達660位,所以我們是一個比較技術導向的公司,我們以技術服務為主,我們希望在近期三年絕對是這個行業非常爆發的時間點,我們會透過我們的技術跟服務來服務這個行業,隨著這個行業一起成長,能夠盡我們一份心力,讓這個行業更加蓬勃發展,這是我對我們公司整個的營業項目比較簡單的介紹。


      記者:這種技術都是我們自主研發的?


      廖志信:對,我們自行研發、自行制造、自行銷售。


      記者:現在等于在中國大陸市場占比也很大了吧?


      廖志信:目前大陸市場占有率的份額,如果EV行業這邊的話大概接近60%,因為我們跟國內廠商的一些差異是說,因為本身我們過往跟世界級公司合作,所以我們提供的是一些比較世界級的產品,所以跟國內廠商最大的差異是說我們本身跟國外很多車企做生意,比如說像日本的豐田、本田、尼桑包括歐洲的像奔馳、寶馬這些廠商,我們是透過國外像美國克萊斯勒,我們是通過跟他們合作我們自己也學習成長,然后再把這樣的一個經驗跟所吸收到怎么測試的手段再來國內做推廣,所以其實我們這幾年推廣還不錯,就是說國內除了我講的這些車廠之外包含這些檢測中心,比如重慶的檢測中心還有一些國內比較知名的TOB都用了我們的設備,我們品牌從檢測中心再到車企然后再到整個供應鏈,所以這是我們在整個銷售上的一個策略。


      記者:您這種檢測設備其實在我們國內的同類企業還有很多,您作為一個行業從業者您看我們國內相似的設備企業和國際或者和您的產品的差距主要是體現在哪些地方?除了您說的國外的應用經驗比較豐富以外,還有哪些地方是需要提高的?


      廖志信:我來大陸常住了十年,我覺得最大的差異是現在國內的廠商可能都是追求一個快速的成長,它比較不愿意招很多的研發人員,然后投資很多錢來累積研發的實力,可能會比較偏向沒辦法扎根累積自己的實力,可能某個市場起來我可能趕快推出個產品迎合這個市場,這樣的根基其實相當不穩,我們在測量儀器的營業額去年大概是快接近90億臺幣,我們每年拿11%到13%來投資研發,我們三十年來大概投資了很多錢在研發上,我想第一個這個是公司的一個經營模式跟國內廠商最大的不同,國內廠商可能不愿意投資這么多費用找那么多人,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基本上我們用的這些關鍵的零部件很多都是國外的一些一流的品牌跟零部件,因為這決定設備的壽命,另外我們自己設備研發跟驗證的手段,我們都是去追尋這些IT大廠要求的生產品質跟規范,比如我們的公司跟產品設計之后我們會用跟貝爾電腦當初要求的加速壽命實驗來測試產品的壽命,確定沒問題才會推向市場,所以我覺得我們算是在技術上扎的根其實非常深,還有一些經營的理念跟國內的差異比較大。


      記者:您這次參展的是什么樣的技術和產品?


      廖志信:這次主要展覽鎖定在電池類的檢測設備,有電芯、電芯的模組、電池包都有展示,我們也有展示高功率的檢測設備,電池包我們推出一個高達360千瓦的電極,反應速度到10毫秒,這樣測試設備性能各方面跟國外知名品牌都是非常棒的連接,當然我們性價比比它們更好,畢竟我們價格比它們更有優勢。


      記者:檢測設備有沒有涉及到回收?


      廖志信:我們各個測試設備都具有回收功能。


      記者:回收來的電芯需要檢測一下判斷它怎么用,這種檢測設備和初始的電芯的檢測還是不一樣的,未來回收是個大市場,這個市場有沒有一些企業已經提前布局了,還是說還是空白?


      廖志信:基本上這一塊我覺得牽扯比較多層面,第一個,你回收的電池一定是要高附加價值的,所以一定是電動車的電池,電動車的電池你用了三年,這個履歷車企愿意提供給你,這是一個過程,如果使用過程有不好的資料它可能沒辦法提供給回收電池的廠商,你沒有資料,你到時候做檢測的時候你可能沒辦法做匹配跟追溯,你沒有數據,這是第一個我看到比較大的問題。


      第二個,這樣的市場一定是非常競爭,因為它本身利潤就不多,所以在這個市場要占有一席之地的檢測設備的廠商要能夠去找出一套非??焖俚臋z測方式,我們也在研究這塊,就是說本來舊的電池你去量它的容量肯定要花五個小時,因為你要對它充滿再放電,如果你有一個很快速的方式,五十分鐘或者三十分鐘就可以做充跟放,把量量出來,那你的效率就提升了好幾倍,以我們公司來看,我的儀器設備一定比國內的貴,如果我量測速度更快,那我的性價比才會呈現出來,所以這塊市場我們在看目前還是有很多困難要突破,不過確實在使用的市場量也相當大,所以我們公司也會朝這一塊去發展,我們會用比較高的技術跟好的量測方式來把我們的性價比提高,這是我們未來的策略。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