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g6uf1"><bdo id="g6uf1"></bdo></strike>
  • <th id="g6uf1"><big id="g6uf1"></big></th>
    <var id="g6uf1"></var>

    <th id="g6uf1"></th>

    <button id="g6uf1"></button>

    超聲波焊解決方案提供方深圳微訊亮相CIBF2018
    發布時間:2018-05-24 22:50:00
    關鍵詞:CIBF2018

    151577999.jpg

    圖為深圳市微訊超聲設備有限公司負責人羅琳接受電池中國網轉專訪


      2018年5月22日-24日,CIBF2018在深圳拉開帷幕。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電池行業展會,本屆展會吸引了上千家材料、電池、設備以及相關行業企業參展,并將在為期3天的時間里,向全球展示出電池行業這一新能源行業的新活力。電池中國網作為此次展會主辦方指定的唯一官方媒體中心,在展會現場搭設采訪間,組織多位資深編輯對本屆展會盛況進行全方位、多角度深入采訪、集中同步報道。


      展會期間,深圳市微訊超聲設備有限公司負責人羅琳在展會新聞中心接受了電池中國網的獨家專訪,就企業參展情況、行業熱點問題等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以下為專訪實錄:


      記者:首先請您簡單的介紹一下公司。


      羅琳:我們公司主要是做半導體設備的,超聲波焊接,國內超聲波焊接領域基本上被國外壟斷,國外壟斷的話我們民族企業其實剛開始是很艱難的,我們公司在2003年到現在有十五年了,從最早的手動機到全自動的機器,我們的設備能夠和外國的設備PK一下,那也是我們感到比較自豪的一個事情。我們主要做超聲波鋁絲焊,也就是現在特斯拉汽車那個鋁絲焊。


      記者:利用振動焊接?


      羅琳:對,超聲波鋁絲焊這塊這個工藝是在半導體領域引進過來的,半導體領域引進過來以后特斯拉汽車把這個工藝用在了電池上,所以說它除了可以連線還有保險絲作用,前兩年它們找到我們的時候以為國內做不了,我們就做了一下,最早的一個客戶其實就是欣旺達,小鵬汽車的第一代樣車和第一批樣車都是我們做的,我們焊接的,做了以后名聲就出來了,當時我們覺得工藝如果僅僅在汽車領域用可能局限了一點,因為通過這幾年我們的研發,發現這個工藝最好的地方就是便宜,便宜的話在很多領域里面就可以利用很廣,前幾年扭扭車爆炸事件如果用了鋁絲焊的話就不會有這個事了,而且它成本非常低。


      記者:它相對激光焊接低嗎?


      羅琳:低,比激光設備便宜,第二它的鋁絲是冷焊,不會燒穿電芯,所以這是很大的優勢,把半導體領域的優點移到鋰電池來,所以我們就做了產線。


      記者:這次展會咱們公司的產品是什么樣的?


      羅琳:我們帶了一批設備來,從焊接機到激光清洗機到拉力測試機都有,所以國內唯一敢和外國人叫板的就是我們了。


      記者:超聲波焊有沒有一定的局限性?


      羅琳:有局限性,超聲波焊最大的局限性在于它對清潔度要求非常高,如果表面非常臟就焊接不上。


      記者:粉塵嗎?


      羅琳:不是粉塵,是油污,因為國內電芯油污非常多,我們做的早期都是用進口電芯,松下、三星的電芯都比較好,非常好焊,國內電芯防銹全用油,造成超聲波焊不見得很好焊,需要用激光清洗。


      記者:極耳超聲波能焊嗎?


      羅琳:極耳由于面積比較大,用金屬焊機來焊,主要是特斯拉把這個工藝推廣了以后,大家覺得這個工藝可靠,因為當初早先做我們也不相信它能夠用,但是特斯拉用了十年這個工藝。


      記者:超聲波這個機器比激光的機器大概在使用過程中設備成本上大概便宜了多少?


      羅琳:我們做測算,做一根線的成本大概兩分錢,扣除勞動力人力、設備投資,兩分錢一個,這個成本目前我們感覺電阻焊都達不到,而且PACK負極用鋁做,成本比銅便宜很多,這塊我們感覺在很多領域都推得開,除了在電池里面,因為最早他們覺得很高大上,現在我們發現這個東西在電單車、扭扭車甚至滑板我們都有應用,這塊就是出口歐洲的一塊電池。


      記者:除了焊簡單的比較細的絲之外,大的模塊之間焊可以嗎?


      羅琳:用鋁帶焊接,鋁帶都比較大了,這么小一根線電流其實是沒有問題的,這塊可以做宣傳推廣,因為這作為行業內中國的一個東西。國內以前買了很多進口設備。


      記者:超聲波焊技術國內還不是特別成熟。


      羅琳:最主要的這塊它最早用焊接他們都是用韓國電芯,國產的18650品質這塊匹配不好,沒有為鋁絲焊設計涂層,國內電芯確實不好焊。韓國的電芯鍍層鍍鎳鍍的比較好。


      記者:好多國內的企業可能不太重視這些東西。


      羅琳:對,鍍鎳工藝做的不好。


      羅琳:目前我們做全自動生產線已經有六條了,當時你報道還有很多人報道說國內沒有生產線,我們沒有宣傳。這就是我們最早焊接的鋁絲,鋁絲焊得很漂亮,我們現在設備有十幾臺了,2014年到現在做了四年,超聲波焊接的電池數量上億了,從量產數據來說我們是國內最有發言權的。因為很多人上了很多線,但是沒有用起來,沒有開起來,所以這樣的話比較可惜。我們這次來是做個推廣,因為上一屆展會沒有過來,沒有展位了。


      記者:為什么不和設備企業合作,整合進去,把我們的焊接整合到整線里。


      羅琳:我們現在這樣做了,我們只做焊接這一檔。目前我們和產線廠家合作,你們要有什么認識的可以介紹我們和他們合作,因為這個比電阻焊的優點是,它的回收特別方便,用一個小鏟子把它推掉就可以了,可以做的和新的一樣,這塊我們感覺可以做一些推廣。


      記者:激光焊回收很難。


      羅琳:對,焊得很牢。


      記者:它能焊比較大一點的比如PACK上有些固定的連接件嗎?


      羅琳:那得拿大的金屬焊了,除了鋁絲我們還有鋁帶,兩毫米寬,0.2毫米厚,它也可以做跨階。


      記者:效率如何。


      羅琳:和電阻焊比他們覺得還差,我說你不能一味的追求效率,否則你為了前期的突破到后面的話很難生產,而且檢測還很麻煩,所以這幾年我們做了很多,但是目前感覺國內都有疑慮。


      羅琳:這個技術我們原來最早都是用在IGBT這種汽車供應模塊我們都有設置,鋰電對于我們來說其實還是個比較小的產業,做半導體這塊是比較高的,而且現在政策變得也比較快,特斯拉這么多年下來一直用,我覺得肯定也有它的研究考量,我們做不了可能就有點兒可惜,而且作為我們的設備性價比方面和國外比很有優勢,因為這種進口設備一般賣160萬一臺,我們才二十來萬,差太遠,即使效率低一點我覺得應該可以接受的,我們的品質和國外是一樣的,速度比他們低一點,畢竟投資和成本方面都有約束。


      記者:您對這個展會現在感覺怎么樣?


      羅琳:人挺多,而且幾乎所有的人都來了,我的朋友們都來了,最大的疑慮就是補貼退了以后怎么辦,我們本意來說我對補貼的事其實我不怎么太贊同,我認為做企業應該是有利潤就可以持續,靠補貼來搞的話很可能不持久,而且不容易把真正優良的企業脫穎而出,這是我的個人看法。這種可能推動的速度太快了一點,現在看到很多企業做上去又下去,這個設備我賣了差不多有六七十臺了,一半的人用,一半的荒了,這個很可惜。因為它們的經營問題。去年兩百多家現在變一百多家了,不斷地整合,現在很多客戶買了很多進口設備,有時候我覺得進口設備不是說不可以買,但全買的話就太貴了。特斯拉一百來臺設備,我們用力做的話幾個月就搞完了,我們認為市場不大,后來還是賣了不少,所以我就覺得總感覺產能有過剩的地方,所以我一直很謹慎,沒有確認的客戶我基本上也沒有再往前走得更遠,因為這樣保險一點,我們基本上在半導體行業做得更多一點。


      所以我們現在主攻方向一個是新能源汽車電池,更主要我們想做模塊,IGBT還有一些控制模塊,這都是我們的強項,因為現在目前國內的很多管子是我們設備做的,這樣的話我們通過宣傳在新能源行業通過在汽車行業也慢慢擴大影響,所以這塊我想把它搞一下,因為未來的方向,這種模塊基本上都被國外壟斷了,我們國產企業之后基本上把中低端吃掉了,又把我們國產企業爭點兒光。像中車IGBT很火,中車最早做研發的時候我們也有介入,我們是幕后英雄,具體做好產品以外做點兒宣傳是必要的,這是我們的想法。



    IMG_0809 di.jpg

    圖為深圳微訊參展CIBF2018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