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g6uf1"><bdo id="g6uf1"></bdo></strike>
  • <th id="g6uf1"><big id="g6uf1"></big></th>
    <var id="g6uf1"></var>

    <th id="g6uf1"></th>

    <button id="g6uf1"></button>

    鵬程易勝亮相CIBF2018 立足智能制造打造鋰電工業4.0
    發布時間:2018-05-24 10:30:00
    關鍵詞:CIBF2018

    1.jpg

    圖為佛山鵬程易勝有限公司負責人張幸彬接受電池中國網專訪


      2018年5月22日-24日,CIBF2018在深圳拉開帷幕。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電池行業展會,本屆展會吸引了上千家材料、電池、設備以及相關行業企業參展,并將在為期3天的時間里,向全球展示出電池行業這一新能源行業的新活力。電池中國網作為此次展會主辦方制定的唯一官方媒體中心,在展會現場搭設采訪間,組織多位資深編輯對本屆展會盛況進行全方位、多角度深入采訪、集中同步報道。


      展會期間,佛山鵬程易勝有限公司負責人張幸彬在展會新聞中心接受了電池中國網的獨家專訪,就企業參展情況、行業熱點問題等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以下為專訪實錄:


      記者:您企業主要是做設備的嗎?


      幸彬:對,設備。


      記者:請您說一下您企業基本的業務方面。


      張幸彬:我們公司是在2015年成立的,三年多來主要做的產品分了兩大類,一大類是原材料做鋰電池中間的隔膜的制備的設備,從復合開始,復合拉伸到后面的分層分切全系列的設備;第二大類是銅箔和鋁箔的同步設備,我們行業內叫底涂,目前主要的設備從大類上來分的話是分這兩大類設備。


      記者:您這次展會重點展品有哪些?


      張幸彬:鋼板隔膜的分層設備,分層機,就展了一臺設備。


      記者:咱們中國跟國外水平有哪些優劣之處?


      張幸彬:干法單向拉伸隔膜這類設備國外可以說是沒有做,咱們國內屬于獨創的一大類設備,包括跟工藝的配合,跟客戶的配合,目前來說已經做到了一個相當高的水準上了,所以干法隔膜的成本才能比濕法膜的成本低的原因就在這里,因為設備很成熟。


      記者:您主營的是干法?


      張幸彬:對,干法隔膜的制備設備。


      記者:您的干法是在國內處于領先地位?


      張幸彬:是的,這也是我們企業立廠的根本。


      記者:濕法您有沒有?


      張幸彬:我們有了解,但是沒有做這類的設備。


      記者:您對現在鋰電池制造裝備智能化的水平有什么看法和期待?


      張幸彬:本身我們說鋰電池的設備開始發力也恰逢國家倡導中國制造2025,所以我們所有的設備都基本上在智能化也好包括數據的互聯互通方面都做了可以說是挺多的工作,包括設備的運行狀態、數據的采集和上傳,包括設備本身故障顯示,故障一些對應的處理方法甚至故障的位置,我們在設備上都會有,所以也方便客戶集中的去做設備的維護也好或者說數據采集也好,都能夠做得到,我們設備配備有獨立的PLC跟客戶的系統,都會有配合。


      記者:現在裝備朝著智能化的方向發展。


      張幸彬:對。


      記者:您對這次展會有哪些期待和收獲?


      張幸彬:因為我們公司畢竟是新成立的企業,這是我們企業第一次參加CIBF,希望能夠通過這次機會在行業內讓更多的客戶能夠了解到我們公司。我自己也是做了二十年的整個行業的經驗,所以能夠去幫助客戶按照他提出來的工藝需求我給他設計,所以我們所有的產品都是根據客戶提出來的工藝需求來開發的,我的公司成立了三年就有高新技術企業的原因就是這樣,我們非常重視技術。


      記者:這個行業屬于高新技術,要求很高了吧?


      張幸彬:咱們鋰電池行業里面對材料的處理分了兩塊,一大類就是從日本和韓國過來他們本身固有的一些技術,比如涂布、三元材料也好,就是那個漿料怎么涂到集流體上,這個技術是從國外進來的,包括濕法膜的制備設備,咱們國內處于模仿和超越的思路,但對干法膜來說最早是美國發明的,但是設備中國肯定沒有,咱們中國根據中科院院士的思路,中國人自己慢慢琢磨,我做第一條線的時候也是琢磨了很久才實驗成功的,但是一旦實驗成功之后后面就是如何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所以現在濕法膜的成本就會比干法膜的成本高的原因就是這樣,因為濕法膜國內才剛剛開始,但干法膜已經有三年多了。


      記者:濕法現在是美國日本比較領先?


      張幸彬:濕法膜日本領先,包括他們的制造設備、原材料、工藝,因為最早的時候濕法膜是日本的技術,比亞迪和日本的一家企業做的第一條線,當時也是調試了很久才做出來了濕法膜,但是后來再做是中國所有上的濕法膜線都是進口的,只是說從去年開始應該是青島的一家企業才開始做這個東西。


      記者:干法技術很先進了,可以在濕法上進行一下。


      張幸彬: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技術線路,因為我前面的研究也好投入也好都在干法膜上,濕法膜我覺得有另外的企業,同樣有中國人在拼命努力,在把這個技術消化、吸收、改進。


      記者:這兩種技術哪一個做好了就可以滿足鋰電池的工藝需求了吧?


      張幸彬:其實現在對隔膜這種材料來說,現有的制備技術應該說都是在完善階段,比三年前或者五年前好了很多,過去說咱們中國人做得不好的時候進口隔膜,動不動都三四十塊一平,現在進口膜也就是五六塊一平,這個技術已經很小了,但是我們說現在鋰電池的續航能力不夠,這是跟整個鋰電池的生產線很多瓶頸有關系,不單單是隔膜一項,更多的估計應該集中在它涂層材料上,就是三元的材料,包括會不會搭建更好的涂層來滿足使用要求,我的理解是這樣的。


      記者:電池涉及的各種方面挺多,比較復雜。


      張幸彬:現在我認為隔膜已經不是瓶頸了,從所有原材料成本降低來說,干法隔膜的成本已經降到一塊錢之下了,濕法膜可能還要兩塊多錢,所以這就是從最早的六七塊甚至八九塊來說現在已經降了很多很多了,所以我認為隔膜現在不是瓶頸。技術瓶頸上來說應該還是陰極材料,現在我覺得安全性,三年前我們說很多汽車,不管私家車、乘用車、商用車都有著火,但是這兩年基本沒有,2017年、2018年沒有,說明我們對安全性這一塊工藝上的突破還是可以的,現在主要我認為還處在續航能力上面。


      記者:電池的續航壽命其實還需要整個產業鏈共同的提升。


      張幸彬:對。


      記者:就是大家共同努力。


      張幸彬:整個行業的共同努力,但是不管怎么樣來說,鋰電池的市場毫無疑問中國最大,包括技術的先進性,不管是電池廠也好,設備廠也好,都在很多中國人共同的努力下我相信肯定能夠做到世界最好的水平。


    IMG_0883 di.jpg

    圖為佛山鵬程參展CIBF2018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