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g6uf1"><bdo id="g6uf1"></bdo></strike>
  • <th id="g6uf1"><big id="g6uf1"></big></th>
    <var id="g6uf1"></var>

    <th id="g6uf1"></th>

    <button id="g6uf1"></button>

    鋰電發展更需產業深度融合 友邦科思茂攜新品鋰電材料亮相CIBF2018
    發布時間:2018-05-24 22:13:00
    關鍵詞:CIBF2018

    5151515150.jpg

    圖為山東友邦科思茂新材料有限公司負責人哈鈞川接受電池中國網專訪


      2018年5月22日-24日,CIBF2018在深圳拉開帷幕。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電池行業展會,本屆展會吸引了上千家材料、電池、設備以及相關行業企業參展,并將在為期3天的時間里,向全球展示出電池行業這一新能源行業的新活力。電池中國網作為此次展會主辦方指定的唯一官方媒體中心,在展會現場搭設采訪間,組織多位資深編輯對本屆展會盛況進行全方位、多角度深入采訪、集中同步報道。


      展會期間,山東友邦科思茂新材料有限公司負責人哈鈞川在展會新聞中心接受了電池中國網的獨家專訪,就企業參展情況、行業熱點問題等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以下為專訪實錄:


      記者:請您先簡單介紹一下公司。


      哈鈞川:我們公司是澳中韓三方合資建造的,我本人是澳大利亞全球最大的專注于礦產資源投資的私募基金代表,我們最主要的特點就是一直在持續不斷地投資全球的礦產資源。友邦是我們跟山東東佳集團合資建造的,它主要生產鈦白粉,跟山東東佳集團合作過程當中我們發現了正極材料正好是我們產業鏈的一個延伸,所以我們就跟韓國科思茂合資建造了山東友邦科思貿新材料有限公司,韓國人占20%,我們和東佳合資的公司占80%。同時我們這家公司還是韓國科思茂的第二股東。韓國科思茂新材料有限公司也是韓國第三大正極材料供應商,現在是三星的供應商。我們把它們的技術同步到這邊來,包括我們技術研發人員也都是跟韓方有非常密切聯系。他們派人到我們這邊來工作,同時也派人到我們這邊來培訓,我們也派我們的人到那邊去培訓,所以這兩家公司可以說是一種水乳交融的合作。


      記者:咱們公司主要做材料生產還是主要做礦產的?


      哈鈞川:合資公司是做三元正極材料的。


      記者:做鈦酸鋰材料嗎?


      哈鈞川:山東友邦和山東東佳集團都是做鈦白粉,二氧化鈦當然也可以用來做鈦酸鋰負極,我們其實有一家公司現在轉型做了負極,今年剛出來的。


      記者:您對國內現在三元材料發展有什么樣的看法?


      哈鈞川:首先三元材料是一個非常熱的行業,雖然存在著技術路線的爭議,比如說氫燃料電池這塊,還包括磷酸鐵鋰這些技術路線之爭。但是我們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三元在去年、前年包括今年的一個爆發式增長,替代磷酸鐵鋰趨勢以及現在氫燃料電池的各種不成熟。在我看來氫燃料電池和三元電池之間不是純粹的競爭關系,而是在某些領域相互合作相互補充的關系。比如說在啟動的時候包括持續續航問題上都是有一個相互補充的。所以很多人在這方面擔心,我覺得不是特別的必要,更重要的是把我們的事情做好,把我們的東西做好。


      三元應該說現在就是這么一個時點,已經進行了一種分層,優質的和低質的。我們可以看到這些低端低質的正極材料在過去的一年多的時間里表現出來的是供過于求,但是高端的又是供不應求。所以我們這個公司最大的特點就是從一開始從技術、資本、資源這些領域都是國際化的。我們不是依賴于國內的補貼這些政策來生存的,我們更容易在補貼和政策取消之后適應國際化這種完全競爭的環境。我們希望通過我們客戶的分層來把我們自己的定位分層,可以說三元這塊壓力非常大,非常難做,但是也是對于一些優質高端的供應商是一個很大的機遇,未來的分層會讓好的活得更好,不好的就無法生存。


      記者:現在咱們公司做三元這塊做811還是523?


      哈鈞川:我們是能夠做811的,我們目前正在拉通我們的產線,因為我們是跟韓國同步的,全系列產品我們都可以做。


      記者:NCA也可以做?


      哈鈞川:對,我們有很多的選擇,我們可以生產單晶和多晶的都可以。


      記者:現在公司的產能怎么樣?


      哈鈞川:我們現在正在拉通產線,所以在慢慢的爬坡,一點點的釋放出來。


      記者:面對鈷的價格上漲會不會對三元材料有較大的影響?


      哈鈞川:我們一直都認為原材料在整個電池系統里面的利用率是最高的,但是同時我們也看到了資本市場對于下游這塊的市盈率和上游的市盈率也不一樣,所以你可以看到在資源方面它可能有一個高的回報率,但是它的市盈率比較低,但是在底端它的利潤率低,但是它的市盈率高,這是我們觀察到的一個現象。全世界鈷就集中在非洲那么一個不穩定的地區,前兩天出現埃博拉病毒,這就造成了影響,但同時還有一個情況就是鈷礦在全球跟中國市場又是脫節的,國際市場可能下跌了幾毛錢,但中國一下來十幾萬,為什么會這么嚴重?就因此有一幫人在囤這個東西,所以從總體上來估計這個趨勢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通過補貼,包括我們新產品811提上來,對鈷的依賴越來越小了,同時三元材料目前來說還是不能脫離鈷的。


      記者:現在好多電池企業說三元材料價格現在主要是看鈷。


      哈鈞川:價格是主要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怎么樣把我們的能量密度比、把我們的東西做好,質量做穩定了,不讓它出現危險事故,這在是我們最應該關注的東西。至于后面的東西我們可以通過技術包括市場的方式做。


      記者:咱們這次展會帶來了什么新的產品和技術?


      哈鈞川:大家有宣稱有這個產品有那個產品,但其實是不一樣的,它的不一樣體現在特性和質量的穩定性等細節上,比如都叫811,比如說都是83%這樣的一個比例,但是可能表現出來的性能會有很大的差異。


      記者:我們公司在產品上有一些什么優勢?


      哈鈞川:我們最大的優勢是我們本身是做礦的,從原材料的供給上我們是有把握的,另外我們用的是韓國已經非常成熟的技術,對產品質量的穩定性我們是有信心的,第三個,我們同時還是跟日本合作,在研發上我們可以說我們是走在前列的,從這幾個方面來說,我們還是有一定信心的。


      記者:您對國內鋰電產業的發展有什么建議?


      哈鈞川:上下游產業鏈的深度融合是非常重要的,這里面有溝通的問題,有很多復雜的因素,但是解決的一個方法就像CATL一樣,從上游下去深度整合。這樣從供應鏈整體上保持創新,而不是一家創新,一家創新的力量是很小的,很難改變整個市場,市場上更多的上下游的合作越多,這樣整體市場上的創新才能夠落地。


      記者:您對本次展會有什么樣的期待?


      哈鈞川: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電池行業的盛會,我們看到很多老朋友新朋友,從咱們組織來說我覺得組織的非常好,我們是第一次來參展,但以前都看過,因為全球像日本、韓國我們也都去,我覺得咱們還是代表了中國的一個全面性包括行業的探索最前沿的東西在里面,而且跟日本相比日本更偏重于氫燃料,對于正極三元這塊它比較輕視,對于我們來說不是這樣的,我們還是比較全面的。



    IMG_1101 di.jpg

    圖為友邦科思茂參展CIBF2018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