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g6uf1"><bdo id="g6uf1"></bdo></strike>
  • <th id="g6uf1"><big id="g6uf1"></big></th>
    <var id="g6uf1"></var>

    <th id="g6uf1"></th>

    <button id="g6uf1"></button>

    安徽銳能亮相CIBF2018 BMS標準化、可追溯為產業發展保駕護航
    發布時間:2018-05-24 10:37:00
    關鍵詞:CIBF2018

    a2500.jpg

    圖為安徽銳能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吉祥(左)接受電池中國網專訪


      2018年5月22日-24日,CIBF2018在深圳拉開帷幕。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電池行業展會,本屆展會吸引了上千家材料、電池、設備以及相關行業企業參展,并將在為期3天的時間里,向全球展示出電池行業這一新能源行業的新活力。電池中國網作為此次展會主辦方指定的唯一官方媒體中心,在展會現場搭設采訪間,組織多位資深編輯對本屆展會盛況進行全方位、多角度深入采訪、集中同步報道。


      展會期間,安徽銳能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吉祥在展會新聞中心接受了電池中國網的獨家專訪,就企業參展情況、行業熱點問題等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以下為專訪實錄:


      記者:請您做一個簡單的企業介紹。


      吉祥:我們公司是2015年成立的,但是這兩年發展的非???,原因是因為按照一個新公司來說,應該算是一個比較新興的,才成立三年左右,但是我們三年跨過了三個臺階,第一年我們做了四千萬元,第二年八千萬元,去年差不多在1.6億元,所以說三年我們跨了三個臺階,主要是我們整個公司雖然說是成立的時間短,但是我們是行業老兵,在行業里面從業差不多已經有八九年的時間,團隊主要是以我們原創性的BMS的技術研發為主,整個在行業方面我們現在像發明專利已經申報了有52項,現在整個的授權我們差不多有各類的專利授權差不多33項,所以原創創新能力比較強,我們現在是合肥市的企業技術中心、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工業設計中心包括像知識產權示范企業等等,這幾年我們是重點在研發和產業化的領域投入比較大,像我們這些中心的市級省級掛牌的榮譽資質都是來自于我們大力的研發投入,我們基本上平均每年的研發投入占我們銷售收入的10%到12%左右,研發這塊我們光設備這邊差不多投了1200萬左右,我們也做了自己的自動化裝備生產線,現在還是合肥市的數字化車間,這個數字化車間我們差不多投了六百多萬,基本上無塵加上自動化的生產制造,所以說我們這幾年取得了加在一起是2.8億,公司主要還是以做車用的電池管理系統為主,儲能、大規模的兆瓦級這種儲能電站這塊的業務。


      記者:咱們這次來展會新產品新產品是什么?


      吉祥:我們現在新產品這次主推的叫C10F系列,主控模塊和M3D從控模塊這兩種的組合,我們過去市場上推的產品大概有前面一兩年的時間了,所以今年是進行了一個比較新的換代,今年換代的一些優勢其實跟市場上相比的話,我們可能采用了全新的一些平臺化的手段,比如說我們的新的芯片,新的一些解決方案,尤其像尺寸這一塊我們縮小很多,大概縮小了40%到50%左右,現在我把集成度提高了,還有抗高壓能力提高了,還有EMC能力提高了,這一塊我們都會有比較大的提升,尤其我們現在新產品這塊,考慮到未來和功能安全領域的對接,我們現在主要產品的核心器件的選型首先要滿足標準的,以后就便于我們在產品,我們現在也在做“26262”的咨詢以及認證,2018年正在做的事情,這一塊也有利于我們后面的認證通過以后新老產品之間的對接,最核心的問題就是在于我們新產品,過去的老產品可能偏向于商用車,我們現在新產品往乘用車方向更多一些,另外我們還有新的絕緣檢測模塊,我們的集成度更小,檢測精度更高。


      記者:和國軒合作的情況如何?


      吉祥:國軒大部分的BMS業務在我們這邊做的比較多。


      記者:咱們和哪些車企合作的比較緊密?


      吉祥:上汽大通、蘇州金龍、中通客車、南京金龍等等都有一些合作。


      記者:去年感覺BMS企業整合的挺厲害的,今年這個市場怎么樣?


      吉祥:今天我在整個展會里看了一圈,我覺得以前有一些企業不見了,又有一些新企業出來了,這一次展會給我感覺比較深的第一個就是說像我們這樣的老團隊、老面孔的不太多,還有一部分有很多像比如說新投資出來的一些團隊,比如有些電池廠過來,還有一些是整車企業控制的團隊出來了,有很多團隊我都叫不出來名,專業一點像國興、科列、銳能這幾家,再放眼過去感覺不太多了,可能是洗牌的原因,第二我感觸比較深的是今年做儲能的好象多了一些,但是儲能的這些大部分就是和電池企業在合作做整體解決方案的比較多,所以這一塊我倒是覺得剛好也是我們現在在做儲能的項目這一塊新的一些發展點和契合的,所以未來發展的話,EMS現在大的格局我感覺就是專業的第三方的大的格局基本上來說后面變化不會太大,車用這一塊,因為車用才是我們技術最核心的東西,其他領域可能會有一些新的競爭者,有些像跟電網直接相關的,它扶持一些小的BMS加PACK的,都有一些可能性,所以我們現在就是說核心像我們發展的比較快,三年過了基本上企業存活的概率就很高了,另外我們也過億了,這兩個門檻一過再往后就是怎么做得更大更強了。


      記者:將來BMS是否會根據不同的車型定制的BMS可能越來越小,越來越微型。


      吉祥:我覺得BMS其實發展的方向一個肯定是標準化,按照我們現在做的方案基本上是12寸的標準化模組,因為這個標準化我們是考慮后面跟梯次利用要相結合的,因為我們現在做了一些梯次利用的項目,現在想做難度比較大,就是早期大家沒有標準化,現在回收成本其實很高,我們現在做的也是12伏的采集模塊標準化,然后放到BCU的控制模塊,更多的控制在上面的控制單元,這樣盡可能小型化彩晶模塊,這樣打包成小的包,以后乘用車這塊應該也是這個趨勢,現在有些企業在推一體化,我個人倒不覺得一體化是一個非常好的方面,因為一體化的限制太多了,我們覺得超小型的模塊化再加上功能比較全面的主機這樣的總成更加方便,我覺得BMS的發展方向是充分考量電池標準化和能源系統的控制策略標準化的時候,在這個方向上都去考量,我覺得這可能是BMS未來發展的重點。


      記者:也是您對BMS未來發展的判斷。


      吉祥:乘用車有個最重要的觀點就是“26262”,如果BMS企業不做“26262”,現在都沒有啟動的,基本上來說以后想在車用BMS企業存活下去的幾率就很小了,但是“26262”的投資又非常大,我們初步估算在兩千萬左右,所以這筆投入也是考量一個企業的規模、盈利能力以及可持續發展,如果我能夠把“26262”做過的話意味著未來五到十年我們這塊的技術體系是比較扎實的,我知道現在有很多是不做的,因為這個東西做起來很復雜。


      記者:現在確實是這樣,包括電池這邊也有很多不做的。


      吉祥:乘用車一定要過“26262”,我們公司現在做的一個是“26262”體系標準的咨詢導入和建立,第二個就是我們現在做整個公司的產業鏈的信息化,因為我本身也是CIO,我現在就在主推公司內部的整個從一顆元器件到最終交付到客戶整個產業鏈我要打通,這樣我最終要做到一定是上車的每一個板每一個重要的元件一定是最終可溯的,這樣保證一旦乘用車大規模推廣的時候,我們一定是可追溯源的,否則對一個企業來說打擊是致命的,我知道早期有些汽車電子企業就是因為在這方法管控不力,所以我做的就是這個。


      記者:未來咱們企業自己會有數據平臺嗎?


      吉祥:以后有了。我講的這個可溯是產品的可溯,因為作為汽車電子的核心部件來說可能比電池可溯要求更高?,F在我想的是以后我們內部的產品的這種信息流和外面的電池平臺信息流,因為它最終是要共享給我們的,這部分的信息跟我們內部的信息肯定最終還是要融合在一塊的。


    ruineng di.jpg

    圖為安徽銳能參展CIBF018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